豬隊友之殺與不殺-說得到但是做不到的伯克

瀏覽次數:0

伯克在十年前加入我們團隊時, 是位有3年相關產業經驗的輪班OP(operator), 面試時他表現得十分誠懇, 十分企圖心的想要從operator轉換為engineer. 我十分清楚記他說: 「我看著問題發生然後盡責的通報, 但是一次又一次問題都沒有解決. 我想要成為那個從根源解決問題的人」.
伯克show出了他自學的證照, 自己做出來的成品, 對那些 “總是重覆發生的問題” 提出他的見解和他的實驗結果. 在第一次面談我們額外提出的問題他做了準備並在第二次面談應答得宜得到主管的認同, 所以我們錄取他為一名工程師了. 我們盼望他是一名熱血工程師, 會對root cause產莫大興趣並試圖動手解決.
新手村階段我們開放了他測試環境的權限, 讓他以他的方式盡情去瞭解. 這段期間試投的任務, 他理解就直接做, 不理就問了再做, 成果基本上不錯都有按時做出來. 但過了新手村後, 他突然經常性遲交了.
我去發漏沒有交付的工作成果時, 大約的腳本是這樣的: (我) 這個問題你現在解得如何? (伯克)我現在正在看code (我)可是你上週也在看code, 是不是看不懂? (伯克)嗯… 沒有看不懂可是註解寫得和code不一樣, 要再確認一下. 下一週 (我) 那些註解你驗證得怎麼樣? (伯克) 上週是說我要確認一下, 沒有驗證 (我) 那你都做了那些確認? (伯克) 確認code的意思和註解的意思差在哪裡 (我) 那差在哪裡? (伯克) 看起來很像但是差不多. (我) 所以是哪裡? 哪幾句很像但是差不多? (伯克) 嗯… 我沒有列出來, 你上週沒有說.
這種劇本以各種型態和說詞存在, 你問我為什麼<>你叫找去查為什麼; 我說我要確認<>我會有確認的結果; 這些一段又一段的處理都把時間花在拉遠核心, 就是 “問題沒有解決而你無技可施” 的這個事實.
伯克花了大量時間加班坐困愁城, 有些同事去問他還好嗎, 他說他很好希望勤能補拙, 不過他說不清楚他的問題, 他可能花一小時感謝你但沒有提出問題.
後來在我殺豬之前, 伯克轉部門了; 因為主管說他有優點就是肯做(勤能補拙啊~~~~) 雖然他仍然是那個部門出包率最高產出率最低的, 雖然他的工作又回到例行檢查作業然後通報, 但他似乎也自得其樂.
我有時想起當年菜比巴無知到以為可以救他而浪費掉我的時間心痛. 但有時也想起伯克當年睜亮雙眼的志氣怎麼會容許你變回你想脫離的那個你呢?
您發現了嗎?我心中的豬隊友在別的團隊中是有用的。歡迎您交流對什麼是豬隊友的看法,以及豬隊友的特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