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隊友之殺與不殺-霧區,誤區:不完美的達陣v.s.出事認真檢討

瀏覽次數:0

有時候你會遇到經驗值比你老道的隊友。他們會完成部份(通常是表面)任務,但無法成功。你要求他們他便認真檢討,然後經過一堆態度良好的反省仍無有效成果後,你還是得要說:You are NOT qualify.

說一個人做得不好通常會換到一卡車的解釋, 歸納自己的做法的話, 我用過大概就這三種姿態: (1) 認真解釋型 (2) 都我在講型 (3) 你要怎樣型
(1)類型, 這十年前一開始必需自己面對豬隊友時, 誤以為這是”就事論事” 或 “誠意正心” 就可以處理邪魔歪道. 但我要說對方是豬隊友讓你那麼難過, 你還自己綁架自己幹嘛? 平時工作相處討論上你都己經這麼做了而沒有效, 到了必需要處理時, 這做法更是完全沒有效率. 經驗上, “認真解釋”=”原地打轉”.
(2)類型, 是(1)無效我猜想我講得不夠明確讓對方有機可趁, 所以改成一開始就告訴他你不行, 該走了. 但是 “你不行, 該走了” 是你講的不是對方講的, 下次他就不買單這點你也發漏不下去. 經驗上, “都我在講”=”後繼無力”.
(3)類型, 是後來比較常用的方式. 無論如何都要把球交回豬隊友手上, 逼他表態, 不然豬隊友永遠都有下一次.
所以多問 “是什麼”- 目標是什麼, 你達成什麼, 你說的什麼是什麼 “為什麼”- 這樣判斷是為什麼? 是依據什麼? 為什麼沒有確認? “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交的? 後續的回覆什麼時候發的? 不要問發了沒交了沒, 要問什麼時候. 這些很多像常識, 有的人單問就有效, 有的人必需要combo技, 你可以試著組合起來分幾波用. 例如:
– 你年度提交的報表正確性是什麼 – 錯的原因是為什麼
變成一句話, 可能是”你自評去年交付報表正確率的成績是”好”, 我想知你的好是什麼? 為什麼達到就好? 不準時交付怎麼認定好或不好?” 這裡通常我明知道KPI是多少, 但我還是會問他你的好是什麼, 為什麼達到就好. 遲交也是許多老豬隊友的情況, 我不是真心要問他對時間安排的看法, 而是要逼他對遲交的為什麼表態. 我也遇過真的有人說因為沒有規定要準時的所以 “他沒有錯”
因為豬隊友之所以要到你必需處理, 就是為他真的有一大堆的掉球沒做或做錯. 一定要保持冷靜讓他自己露出錯誤自己開始接球, 千萬不要一急就把他的劣跡斑斑都忘了. 每一輪最後, 當然要問 “那你要怎麼辦” 因為這真的是他的問題.
迷霧特報: 有些人會在這種時特別有腦子的開始問問題, 尋求協助, 就像他 “剛來那個星期就該做的一樣”—–千萬千萬不要忽略了時間性, 你己經給了大家很多時間了. 有些人會在這種時候突然挖心挖肺 “我兩個孩子剛上高中大學正是用錢的時候”—–千萬千萬不要忘了那本來就是他的責任他的事, 不是因為你今天要請他走才變成他的事他的責任.
所以還記得路德嗎?
路德在8年前加入我們公司, 他一開始是別單位的副理. 3年前他在組織異動的前夕突然被 “塞” 到我這個單位來. 不誇張 真的是塞進來, 我突然多一組Function一個人. 他當然是工作上的老手, 但在我這個領域他就是一個新人. 不用我的豬雷達響起, 到處都有耳語流來警告我小心, 包含他過去多壞, 他的組員們多討厭他集體排擠他等等. 但是這好多年下來他沒有離開的真正原因是, 有些非做不可的工作, 複雜容易錯沒有人要做一直找不到人交接(他也不願意交接).
他被塞進來的隔天我約他第一次談, 跟他說明我對待他就是留校察看請他好自為之. 他也溫良xxx的跟我說過去都是誤會他會好好學習重新開始證明自己的價值. 當然你也可以想得到他的表態也不過是痴人說夢, 當我終於把他身上的這個know-how交出去後, 就到了隔年的考績時間.
前面有說過, 無論如何都要把球交回豬隊友手上, 逼他表態. 他的每個項目幾乎都有一樣的呈現, 幾輪問話後, 他陷入沉默. 然後他開始告訴我 “兩個孩子剛上高中大學正是用錢的時候” “你別那麼狠, 而且我這年紀很難找工作”; 我當然不能說那本來就是你的責任. 但是我回過頭去問他我還可以怎麼幫他. 這個部份電影 “型男飛行日誌” 有蠻好的試範(我覺得有用) 我有稍微多做的是 “照顧他身為一個父親的面子”, 我跟hr講好後, 最後他自己去跟hr說他壓何時離開, 請hr在離職證明上幫忙.
他是第一位我有付資遺費的同事, 但是那2個月期間我真正受干擾的時間少很多, 就像例行公事要把他完成那樣. 談的時候我還是很認真聽但不解釋, 我不再講我要什麼但問你要怎麼辦. “You are NOT qualify”不再是我說而是他自己難以出口的潛台詞. 處理的時間成本低很多, 豬隊友的聲音小很多, 相同的是他離開那時仍然有人說”懷念他” 說我 “冷血無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