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環島夢—靈魂的重量與意志力的厚度

瀏覽次數:0

朋友問我,環島完有什麼改變?我想一想,其中一個是領略了靈魂的重量與意志力的厚度吧!

環島回來後兩週,有一晚做了一個夢。我騎著車,四面八方烈日、暴雨、烘烤、大焚風又側風、然後無止盡的上坡。夢中,我對自己心戰喊話;「忍一下」、「再忍忍」、「頂一下」,然後,就會有另一個反抗的聲音,「要多久」?

那種感覺,很複雜但你又說不具體,就彷彿世界己抽真空,就只有你、車子、和踩踏存在。

邊踩邊覺得愈發吃力,還好像永不結束;我咒罵自己:「你不是覺得自己很有意志力?」、「愈踩應該愈輕啊,是在慢什麼」、「找藉口膩~」

醒來我就想到這句,之前聽極地超馬選手陳彥博分享過的話:「當體能耗盡時,剩下的就看靈魂的重量與意志力的厚度了。」

這次騎到的 Giant AIMEZ E+,是宇宙間最重要的發明之一。 承載了我 靈魂的重量與意志力的厚度 。
   

和不適相處

6個小時8個小時都在自行車上,人會怎麼樣?我去問了沒有環島經驗的5個朋友,前三名的答案是:腳痠、很熱、很累。

真的會腳痠呢!是大腿,小腿,足踝,一堆不同的肌群、筋膜緊繃,更何況還有很多其他部位,肩背腰臀等;整佪過程就是身體不適→姿勢改變→再不適→再改改;不管你休息時做了什麼,好像消失的不適和疲勞,都在下一段騎行時,又突然會出現。

和不適相處,就是你知道他存在,然後接受他不受你控制,你只能盡量維持,在此狀態下繼續前行。

每天熱身和收操時,幾乎大家都在做低壓腿時哀號,而從經驗來看,隔天又一樣連哄帶騎的完成。
  

真又熱又累!每天都是乾的出門濕的回家。太陽晒的很刺很辣、有雲代表很悶濕汗流不太出來、加上風常常是熱風;雨來全身濕,穿上雨衣又變成大悶鍋,而目標彷彿永遠到不了。熱以各式各樣方式襲來,在身體上和心理上。和不適相處,就是你知道老天爺不歸你管,你能決定自己要不要,在下個樹蔭停下來補水拉筋降溫,然後繼續前行。

稻浪好美,可是真的好熱。

 

下一個路口

又熱又累又痛,時不時就覺得艱熬,意志鬆動,就眼神飄忽東看西看;告訴自己轉過前那個彎,前面那裡有顆樹,到達了我們再找下一個目標前進。

老天還是對我很好,在很多痛若的慢速時刻,轉個彎就是美景,能給自己多一些支持前進。
  

每天萬分豐盛的午飯、多樣的補給,和永不嫌多的叮嚀,似不相關但又在某些時候在腦海浮現,一切都像最好的安排一樣,讓完騎完這一趟;到了最後幾天,聽到一上午要拼個72公里,竟然也覺得還好;實在很難想像出發前自訓時,20公里就想潰逃回家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團員之一,看他騎車,你很難說自己累了想休息。接下來幾天,我又看著他的 背影,默默的推了好幾組上坡。

我完成第一次自行車環島了,我在過程中,和各種不適相處。不適的原因很多,每天每刻,我只做當下最好的準備,然後就行動;面對不適,第一時間的轉念更正面了,這應該是環島賜給我的人生禮物吧!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