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爾斯克號:深海救援」-關於決定、價值觀、信念

瀏覽次數:0

在飛機上看了「庫爾斯克號:深海救援」。我問自己:錯誤決策從哪裡來?比人命更大的是什麼?生命的最後幾分鐘你會做什麼?

聲納的聲響,人類真的聽得到嗎?在海中,我的記憶只有呼吸的、泡泡的聲音。

關鍵回報 v.s. 關鍵決定

試想你是公司營運主管。

有天上午同仁告訴您,昨天半夜起,網路上有人用較大分貝在批評公司產品,雖然看起來是還在公司忍受範圍內,但是。。。
同仁還沒說完,您就打斷了他:「如果還在標準範圍內,就不用再上報」。您想起上回因為類似情況,被公司評價為太小題大作,您和整個團隊都覺得臉上無光。

接著在午飯時分,您的經銷商夥伴傳了訊息問您,出了什麼事?怎麼網路上都說公司產品有漏洞、不能買不能用?真的嗎?您的同仁電話也幾乎同時間打來,向您報告在過去2小時內,負評增加的速度飛快;而同時,層峰的總經理訊息也己傳來,詢問狀況。

您心下一緊,先吩咐同仁立刻成立觀察小組,盡速摸清目前的影響範圍、資訊收集,一邊移往公關同仁辦公室,一邊撥電話給總經理回報現況及應變措施。

真實世界中,倘若遇上這類事,所有的決定通常都更加複雜,決不是我這樣輕描淡寫。
而潛艦上的軍士們,更沒有這樣的運氣,出狀況的部件,在100秒內就爆炸了。

在我看來, 100秒的時間正是關鍵 。
任何設有標準的觀測標的,若未達標準人員仍然回報,意味著必有特殊情況,是既有標準沒說清;而人員有感。在有些許規模的企業中,長官們遠離現場,手感不復存,連如何自一線員工的回報中,提取有效資訊的能力,都被淹没,是這類情境下,第一個引爆點生效的原因之一。

 

是什麼決定了犧牲的順序?

十分鐘後,您己進入公關室。公關室裡,公關經理和輿情小組們,都皺著眉頭看著電腦、而產品經理、品管經理,則一邊的和工程師們交頭接耳,一邊不安的看著其他人的臉色。

有經驗的讀者們,腦子裡可能己有幾套劇本出現,例如:

(A) 產品和品管們知道東西真的有問題:

(A.1) 他不想講出來以免要負責任;因為 (W1) 公司通常不做成敗歸因或做了也流於型式。
(A.2) 如果他主動講或被逼講出來,是因為他知道可以再把原因推給誰;(W2) 通常是因為產品上市前,因時程或經費壓力而犧牲規格或流程,並且載報在案。
(A.3) 他們正直誠信真心愛公司,直接了當把一切說出來,並建議解方;(W3) 通常因為公司文化貫徹,非常Open (我只在書上看過這些理想公司,而且他們少有這類情形)

(B) 產品和品管們真的知道沒有問題:

(B.1) 己經知道引起負評的根源可能是什麼,並直言不諱;(W4) 因為敵人是外人
(B.2) 己經知道引起負評的根源可能是什麼,但吞吞吐吐;(W5) 因為敵人是公司裡的人
(B.3) 不確定引起負評的根源可能是什麼;(W6) 通常他們對此類事物沒有關注

(C) 產品和品管們真的不知道狀況:

(C.1) 他們認為他們知道;(W6) 通常他們對此類事物沒有關注
(C.2) 他們假裝他們知道;(W6) 通常他們對此類事物沒有關注

好了,這是一個非常粗略的假設。

您做為要做決定的那個人,在現實證據的可信度,和具足度度不同的情況下,要如何做決定?

您不幸是產品和品管們,您又打算如何說明?

萬一您是公關經理,又要如何處理這回的公關危機呢?

電影的艦隊指揮官,和中央的大司令立場是不同的;在2000年的時空背景下,立場後的價值觀是「國家機密(體面)」v.s.「個人生命」的孰輕孰重;代價,則是沒有倖存者。

 

生命最後一分鐘的信念

還是忍不住,要回到潛水艇裡的主角。

明知是生命的最後幾分鐘,是覺知無能為力,還是感激過去的時光?

明知不會改變死亡的結局,但是人類的信念真的會強到,那時仍然作用嗎?

看電影,我選擇了相信。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