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Uncategorized

一談就贏,不戰而屈人之兵

上完高階班重新總結自己學了什麼,那我心中出來的一句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之術。

猶記得上回分享進階班的心得時,我寫著:

兩天的課程,如果只是心境上的改變,實在就對不起這精心設計的大課。如果說思維班,我放在腦裡時時體醒自己的就是「知道不等做到」;放到進階班,我想就是「學到不等學會」。

上完高階班,我覺得世界又再度分子化,崩解又重構了;高階班結束彷彿一切重新開始。

What-if

這要說到高階班有一個很吸引人的特色,就是拆解大家的案例。

觀察課堂上每一個案例拆解時,發現:如果重新再來來而結局能不能變,取決於你有沒有和自己談好。
意思是,如果看著過去的成就(或己發生過的事實),就看不見來的機會。那麼在真實場景當下我們都怎麼做呢?
例如我們要逼對方就範,其實大部份還是很直覺,瞻前不顧後的。
想著要把事鬧大,要開記者會,覺得己經突破做了過去未曾有過的思考
可是竟未若讓對方知道你認識很多記者,有能力把事鬧大更好

這樣的一語驚醒夢中人,多不可數。

回家重新練習運用談判架構表,原來what-if的起頭來自於紮實基本功後,的分析和發現。
不要以為寫完表格就完成談判準備,那真的才剛剛開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Alex說:所有全世界學過哈佛談判的人,都知道熟練於這架構;那麼能去打世界盃拿到第一名的為什麼是Alex呢?

Alex分享了他日常拆完案例附帶分析是:20分鐘。不過弩頓如我一直到課程第二天中午前,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在經歷什麼,原來拆解案例是這樣的啊~

動手寫表和催動腦子一起工作後,再連結到本質—關係的天平上,後面就變順了。如果重來,應該在這裡再插入怎樣的3×3,這個點還可以採取什麼樣的目的主張,會比原來更好;談得好不好,大部份不是時不我予,而是我們還不夠細緻深入;還可以談得更好,也不是因為你氣勢不如人,而是你真的以為自己做的己經夠好,哪裡知道這就是2天和20分鐘的差距。

老話一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學習是自己的,走過沒走過只有自己知道。理解差距後,在談判之道上,就有更好的追求。

 

價值觀

最後要講到最早最早的那世句名言:談判是為了解問題。

要解決問題,不光是只有談判一途。

我們有些被換掉的案例,並不是當年的談判做得如何不好,而是要解決問題,有更好更有效的方式。

人生必然遇到許多問題,價值觀會影響我如何看待事物本質,和對目標的想法。
凡戰爭必有損傷,我更傾向於以最少成本處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