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隊友之殺與不殺-霧區, 誤區:說再見是為了我們未來都好好的

對待豬隊友, 你可以心軟但不可以手軟, 口氣可以溫和但立場不會搖擺.
因為1, 你要解決的問題是他的做不到或不適任, 而不是他很可憐. 你可以有不同的言語姿態讓雙方都不要那麼難受, 但是不要逃開你的目標, 你是想過想清楚了才動手的不是嗎?
因為2, 你不是突然起心動念立馬叫他滾的, 前面一定有表達過(然後要不你不踢他不動, 要不他不鳥你依然故我, 要不然他瞎改一通沒效果), 你要記起這些給團隊帶來的傷害和你們錯過多少機會, 這是你必需處理的原因.
因為3, 心軟有時是豬隊友希望的, 但有時是你希望(可是你不知道)的. 通常處理豬隊友不愉快…如果你在過程中惡言相向了而覺得自己是個壞人, 然後自己用同情心降低自己的罪惡感…我認為你要仔細想一想管理職這個任務倒底是要幹嘛…因為你的技能不足可能結果是大家要為了你Feel guilty再受苦3年???? ==== 上次有人跟我說心軟是因為對方可憐, 而可憐有兩種, 一種真的, 一種假的. 但我覺得這邏輯不對, 那彷彿是暗示說真的可憐的你要多考慮一下, 但我認為那些多考慮都是誤己誤人. 我看過的心軟, 是豬隊友特別來表現可憐讓你心軟, 或是豬隊友考古話當年讓你心軟, 還有一種是你以為人家會說什麼自己心軟.
樣態一: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憐你要再給我一點時間. 東尼就是我隊上的一灘欄泥, 所有人都會說只要不像他那樣就ok了吧! 他有一堆辛苦的人生, 例如老父母, 小孩, 生病的妻子等等. 他曾說如果他沒有收入, 會害他請不起看護, 社會局就會介入了會妻離子散(以下請自己流淚配唱金包銀). 你忍心嗎?
樣態二: 我為你犧牲那麼多你怎麼捨得丟下我? 桶哥當年是隊上的神射手, 年輕技術好悟性佳, 大家都說什麼交給他就ok了. 可是時光在走人在老, 桶哥就漸漸有點懶, 有點不熱愛學習, 肝也漸漸不新鮮, 但是又沒有辦法轉型成功(留在他往日光輝裡); 每當你起心動念要動手, 他就會憶起當年他的付出他的犧牲他的光輝時代. 你能忍心嗎?
樣態三: 想想他也是可憐人, 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 金爐姐是個很番罵起人來總是珠連炮的老江湖, 多年不能達標後, 老闆也讓他遠核心業務了. 就在要下手的那一年, 金爐姐生了病請了長病假. 這時老闆就下不了手, 人不在又不能補缺, 下面的人都痛苦, 可是老闆說: 我們做人要留一點給別人探聽. 你會不忍心嗎?
如果覺得很難, 想一下不處理的後果, 就能清楚你要什麼 以及 為什麼. 再反過來想, 為了合理化自己或豬隊友, 一再變更原則結果等於沒原則, 真的是你要的嗎?

豬隊友之殺與不殺-霧區,誤區:不能達成的目標v.s.不同達成目標的方法

一個能力好的人,通常也會有自己完成任務的方法和破關的法門。不過不要搞錯了,不管那些方法功夫聽來多麼誘人,看來如何聰明省力,最終達到目標的程度會說明一切。

麗茲長相甜美口齒清析, 履歷上相關經驗豐富, 面試時問答如流. 10年前我們以準主管的規格錄用她. 原來開開心心的期待第二年她會做得風生水起我就扶正她. 但是最後我們在一起工作的時光止於第22個月. 我本來有機會在她到職的第三個月第一次露出馬腳時處理她, 但這次我中了 “我只是沒照你的方法做為什麼說我錯” 的招錯失良機. 到她離開那時團隊的離職率高達70% 沒有垮掉真是萬幸。
麗茲到職的第三個月遇上了第一次颱風, 我一早就請她做颱風緊急應變演練. 當天下班時我向她確認, 她很自信的回答「有, 我按照SOP做了演練」.
當天晚上颱風登陸了. 警報發佈後半小時我發現應變機制失靈了. 好幾輪跟催後問題解決了, 我忍不問她「按照SOP做了演練」是怎麼做的, 為什麼會做不出來? (麗茲): 我有交辦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沒有做出來 (我): 那你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嗎? (麗茲): 還沒啊, 因為你半夜就打電話來了, 我還沒有時間跟他們檢討啊 (我): 那我請你演練時妳倒底有沒有真的去瞭解細節, 例如(以下省略300字細節)? (麗茲): 可是我有我的方法啊, 一定要照你的方法才是對的嗎?
你一定也看出來了, 明明前一晚她連自己做的東西都沒有照SOP檢查的能力, 被主管跟催才解決了死線, 但是她真心沒有要看見那些, 也沒有要跟你檢討為什麼會這樣, 她只是要跟你爭辯說她有做她有做她明明都有做.
之後她皮繃得緊緊的渡過了第一年, 她沒有等到扶正我也只有一堆差強人意的表現. 之後快轉到我真心要做掉她那時候, 就一樣是很基本的事務不斷出錯, 當然也就突然又出現當時的劇本.
這一次我清楚的說出 妳當然都可以照自己的方法做, 但是結果就是沒有, 我沒看到東西, 妳沒做出來, 要不妳就能照我的, 不然妳就不適合這裡了.
那時我十分堅持的要請她走(而且還買單公司的帳不能資遺…), 鬼打牆一般的PIP過程持續2輪共6個月, 不斷攻防 “你沒有達到我的目標”, “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方法”, “妳做的和上次承諾的不一樣” , “上次只說要做沒說本週” 這類鬼東西. 這段過程中, 她有時暗自垂淚亦有同仁詢問, 也啟動了幾位”白目熱血者”的同情心(或不安好心?)為她打抱不平說項, 當然在她走後就留下我冷血獨裁霸道這類評語.
可以說她是啟蒙了我”豬隊友”後患無窮的人, 但因為我自己思辯結果總是 留著她就是害死其他人, 因此下手處理到最後(當她終於說我興趣不在此自願離職時, 我開心得當天就發信給HR好怕她後悔)
寫出麗茲各位應該也有發現好像和伯克有點像. 但不同的是她是準主管職務, 她轄下團隊的分崩離析重建花了快半年, 她的煽動效果是我一開始未料到的.

豬隊友之殺與不殺-菜鳥主管犯的錯誤

十年前我犯過很多奇特的企業道德綁架錯誤, 因為不想做壞人, 因為總會相見, 因為怕員工吉, 種種都市傳奇的理由, 所以放著爛掉的人不能處理反而去做企業要求 “你要有證據, 要有清楚敍明對方罪過而且他要認簽”免得被吉這種鬼東西, 光為了做這些花掉非常多的時間精力非常不值得. 我現在的做法是這樣:
1. 絕對不用去宣告什麼你有幾個月的試用期(那好像現在也違法), 做就可以了. 要是當事人問你就問他差別是什麼, 要是其他人問你就跟他說謝謝指教關你屁事(當然最後4字要刪掉)
2. 一開始檢測的密度是每天, 通過就維持, 不通過要加密度. 愈早測出來傷害愈少, 一旦測出來就要明白跟他說你不行, 你不適合, 限期離開或當天就走可以去hr幫你.
3. 不要管任何人講的”不教而殺謂之XX” 或 “人家不會就是你要教啊” , 要收爛攤子的人是你又不是任何人, 不然的話就告訴任何人你己經教到上厠所要擦屁股了. 再來就要扶他去厠所了請他自己來(當然最後5字要刪掉).
不適當的人愈早走對所有人的傷害愈少. 不適當的人愈早走對所有人的傷害愈少. 不適當的人愈早走對所有人的傷害愈少.
就算你遇到的豬隊友有一些高竿, 等到過了半年一年才現形, 請不要吝惜資遺費, 或什麼不好的人幹嘛要付他資遺費這種屁話而花上許多時間去抓他的把柄, 那一定都是得不償失, 光是你個人要付出的時間精力就是種損失. 所謂 “縮短新手村時間拉長檢查期” 新手村階段最好在2週內完成, 觀察期我會拉到半年, 期間有爛狀況就可以拜了. 半年後出狀況那也很好辦了.
我之後會講到一個好討厭的案例, 4年前接他的時候他己經在職6年了… 就算要叫他拜都還要考慮怎麼接手他的後續, 成本之高的.